戈壁上,那抹躍動(dòng)的“孔雀藍”

——新疆巴音郭楞軍分區某部助理員周小瓊的故事

■樊小震 高子淇 解放軍報記者 賽宗寶

軍隊文職風(fēng)采:文職人員像胡楊樹(shù)那樣深深扎根

周小瓊(中)檢查車(chē)輛裝備。劉肖 攝

如果我們生活的條件容許我們選擇任何一種職業(yè),那么我們就可以選擇一種使我們最有尊嚴的職業(yè);選擇一種建立在我們深信其正確的思想上的職業(yè);選擇一種能給我們提供廣闊場(chǎng)所來(lái)為人類(lèi)進(jìn)行活動(dòng)、接近共同目標(對于這個(gè)目標來(lái)說(shuō),一切職業(yè)只不過(guò)是手段)即完美境地的職業(yè)。

——馬克思《青年在選擇職業(yè)時(shí)的考慮》(節選)

深秋,廣闊的塔克拉瑪干沙漠,地面在夕陽(yáng)的映照下金光閃閃。行駛的汽車(chē)劇烈顛簸,揚起的一溜長(cháng)煙宛若一條河流,融入天際。

這條路,新疆巴音郭楞軍分區某部助理員、文職人員周小瓊已跋涉過(guò)多次。因前一晚加班沒(méi)休息好,她暈車(chē)了。盡管如此,她仍強忍不適,給兒子發(fā)去語(yǔ)音信息:“豆豆,在家好好聽(tīng)奶奶的話(huà),等媽媽出差回來(lái),一定帶你去動(dòng)物園……”

放下手機,看著(zhù)車(chē)窗外接連閃過(guò)的胡楊林美景,想到對孩子的又一次食言,周小瓊心里五味雜陳。此刻,孩子的父母——一個(gè)在一望無(wú)際的沙漠奔波,一個(gè)在雪域高原執勤。

周小瓊從小就有一個(gè)軍旅夢(mèng)。大學(xué)軍訓組織打靶,周小瓊第一次摸到鋼槍。那一刻,她多么希望自己是一名英姿颯爽建功軍營(yíng)的女兵。經(jīng)過(guò)刻苦訓練,她最終奪得射擊課目第一名。

周小瓊的丈夫萬(wàn)琪,與她心意相通。軍校畢業(yè),萬(wàn)琪選擇奔赴邊疆,追逐衛國戍邊的夢(mèng)想。后來(lái),二人組建家庭,周小瓊工作漸入正軌。但每當獨自一人走在霓虹閃爍的城市街頭,思念正在執行任務(wù)的丈夫時(shí),她常問(wèn)自己:“這種生活是我想要的嗎?”

直到一個(gè)月朗風(fēng)清的夜晚,周小瓊讀到馬克思關(guān)于青年選擇職業(yè)的一段著(zhù)名論述,頓覺(jué)豁然開(kāi)朗。反復品味,她將這些文字認真摘抄在筆記本上,進(jìn)一步堅定了選擇軍旅人生的信念。

2021年,周小瓊辭去高薪工作,從江南水鄉考入西北邊疆,成為巴音郭楞軍分區某部一名文職人員。

炎炎荒漠一綠洲。面對一望無(wú)際的大漠戈壁,周小瓊在日記中寫(xiě)下感悟:胡楊根深枝椏茂。滾滾黃沙中,胡楊樹(shù)之所以枝葉繁茂堅韌生長(cháng),全在于根深。要想逐夢(mèng)軍旅建功立業(yè),就得像胡楊樹(shù)那樣深深扎根。

入職之初,為了快速勝任崗位,周小瓊經(jīng)常加班加點(diǎn)學(xué)習,很快就掌握了開(kāi)展各項工作的要求和方法。當年底,由于成績(jì)突出,她獲得嘉獎。

后來(lái),周小瓊工作重心調整到戰勤營(yíng)房領(lǐng)域,風(fēng)吹日曬的戰勤工作和全新陌生的業(yè)務(wù),是對她的極大考驗。

那年春節,周小瓊主動(dòng)請纓留守,擔負起春節期間的各項戰備保障工作,讓其他戰友安心休假過(guò)年。

西北的冬,寒風(fēng)刺骨,凍得人一出門(mén)就直打哆嗦。周小瓊不敢懈怠,每天頂著(zhù)寒風(fēng)檢查戰備車(chē)輛。一次,她檢查發(fā)現,一輛大型運輸車(chē)因極端天氣導致油箱結蠟,于是立刻打電話(huà)請維修人員前來(lái)查看。

擔心春節假期再發(fā)生類(lèi)似問(wèn)題無(wú)法得到及時(shí)有效維護,周小瓊抓緊機會(huì )向維修人員學(xué)習預熱系統操作。凜冽寒風(fēng)中,她一次次嘗試操作裝備,雙手被凍得通紅。這次維修結束后,她改為每隔半天就去車(chē)場(chǎng)檢查一次車(chē)輛,直到將所有戰備車(chē)輛的結蠟問(wèn)題全部解決,才放下心來(lái)。

由于全身心投入緊張工作,周小瓊很難長(cháng)時(shí)間陪伴年幼的兒子。一次,上級要求對部分營(yíng)房進(jìn)行調整,周小瓊和戰士們一起加班加點(diǎn)搬運物資。兒子打來(lái)電話(huà)時(shí),她正在帶車(chē)的路上。聽(tīng)著(zhù)兒子稚嫩可愛(ài)的聲音,周小瓊心中有些愧疚。任務(wù)在身,她只能匆匆掛斷電話(huà)。直到將最后一件物資清點(diǎn)完畢,她才空出時(shí)間,本想和兒子聊會(huì )兒天,但此時(shí)兒子早已進(jìn)入夢(mèng)鄉。

后來(lái),單位受領(lǐng)上級下達的任務(wù),由于人手緊張,周小瓊主動(dòng)申請加班,一忙就是十幾天。這天,她忙完工作剛到家,兒子就撲進(jìn)她懷里:“媽媽?zhuān)苣┠隳懿荒芘阄胰?dòng)物園看小猴子?”“沒(méi)問(wèn)題,媽媽一定陪你去。”周小瓊爽快地答應。

可計劃趕不上變化,剛陪伴兒子沒(méi)多久,周小瓊就接到單位通知,需要她協(xié)助上級機關(guān)赴各點(diǎn)位開(kāi)展相關(guān)工作。由于點(diǎn)位分散,路途遙遠,這一去又要至少一周時(shí)間。

“媽媽?zhuān)覀兡芤?jiàn)到圖畫(huà)上這樣的小猴子嗎?”“媽媽?zhuān)覀冎苣┠奶烊パ剑?rdquo;“媽媽?zhuān)綍r(shí)候我穿什么衣服?”看著(zhù)兒子充滿(mǎn)期待的眼神,周小瓊欲言又止,一時(shí)不知如何跟孩子坦白自己的“食言”。

眼看出發(fā)時(shí)間臨近,周小瓊最終向兒子道出實(shí)情:“豆豆,媽媽這周有重要工作,周末又不能陪你去動(dòng)物園了。”手機視頻那頭,豆豆放下手中玩具,眼含淚花委屈地說(shuō):“媽媽不守信用……”

那時(shí),周小瓊心里有說(shuō)不出的滋味。她隔著(zhù)鏡頭摸了摸屏幕里的兒子說(shuō):“等媽媽這次回來(lái)再帶你去動(dòng)物園可以嗎?這周末先給你補償一個(gè)小蛋糕。”豆豆不情愿地點(diǎn)點(diǎn)頭。

經(jīng)過(guò)數天辛苦奔波,周小瓊配合機關(guān)順利完成督導檢查任務(wù),她也因工作突出受到上級表?yè)P。

風(fēng)塵仆仆趕回家后,在一個(gè)美麗的周末,周小瓊終于兌現了對兒子的承諾。

軍隊文職風(fēng)采:文職人員像胡楊樹(shù)那樣深深扎根

軍隊文職公告 軍隊文職崗位表 軍隊文職報考指南
軍隊文職崗位篩選小程序 軍隊文職崗位專(zhuān)業(yè)分類(lèi) 軍隊文職歷年分數